— 咨询热线 —0537-3571858
研学首页 儒学资讯 儒学先贤 儒学圣境 儒学机构 当代儒者 儒学在线 儒家研学 关于我们
咨询热线
0537-3571858
地址:山东省曲阜市大成路66号孔子文化园
邮箱:zgkzyxw@163.com

论语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儒学在线 > 论语故事

《论语》故事 —— 19、阳货欲见孔子

发布时间:2021-01-09 22:11:42 点击量:

阳货欲见孔子,孔子不见,归孔子豚①。孔子时其亡也,而往拜之,遇诸涂。②谓孔子曰:“来!予与尔言。”曰:“怀其宝而迷其邦,可谓仁乎?曰:不可。”“好从事而亟③失时,可谓知乎?曰:不可。日月逝矣!岁不我与!”孔子曰:“诺,吾将仕矣!”

——《论语·阳货》

“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。贫与贱,是人之所恶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。君子去仁,恶乎④成名?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,造次必于是,颠沛必于是。⑤”

——《论语·里仁》

子曰: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

——《论语·泰伯》

注释:

①归孔子豚:归,同“馈(kuì)”,赠送。豚(tún),小猪,这里是指蒸熟的小猪。

②“孔子时其亡也”句:时,趁时,趁机。亡,不在。涂,同“途”,道路。

③亟:音qì,屡次,多次。

④恶乎:于何处,可理解为“怎么”。恶,音wù,何处。

⑤“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”句:违,离开。造次,仓促匆忙。是,这。


作者:单天罡 

公元前510年12月,在国外流亡了七年的鲁昭公死在晋国乾侯。第二年,长期把持鲁国大权的季平子废掉了鲁太子衍(yǎn),改立昭公之弟公子宋为鲁君,是为鲁定公。鲁国贵族更加任性胡为,无所不用其极。

可笑的是,由于“三桓”长期以来忙于对付鲁君,把持国政,以及与其他世家大族争权夺利,无暇顾及家族内部的事务,把采邑都尽数交付家臣或邑宰们来经营。这些家臣和邑宰便逐渐取得了对采邑的控制权,掌握了“三桓”的财产和武装,动不动就胁迫、囚禁采邑主,多次发动武装叛乱。尤其是季氏的家臣阳虎,在鲁定公五年夏天,季平子病逝后,囚禁了季氏的嗣(sì)主季孙斯(即季桓子),竟然以家臣的身份掌握着鲁国的国政,形成了“季氏专鲁国,阳虎专季氏”的局面。

这个阳虎,又叫阳货,就是当年嘲讽、拒绝孔子往季氏家赴宴的那个管家。大概是急需社会的承认和支持,他看上了德高望重、在诸侯间有很高知名度的孔子。而且,孔子门下人才济济,是一支重要的社会力量,阳虎当然明白个中利害。因此,便出现了极富戏剧性的一幕。

阳货想要孔子来拜会他,但孔子不去。他就派人送给孔子一只蒸熟的小猪。按照当时的礼节,收到人家的礼物,孔子应该回拜,表示感谢。

孔子实在是不想见到阳货。怎么办呢?就让人去探听,看看哪天阳货不在家,才过去回拜。

令孔子想不到的是,他和阳货居然在路上碰了个正着。

阳货说:“你过来一点,我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
孔子向前走了一步。

阳货说:“一个人,有一身的本领,却听任国家的事情坏下去,无动于衷,他算是仁爱吗?”

孔子没吭声。阳货自问自答:“应该不算吧?”

阳货接着说:“一个人,并不是不喜欢做官,却屡屡错过机会,他这算是聪明吗?——当然也不算!”

阳货使劲地盯着孔子,过了一会儿,又说:“时光一去,就不再回来了。岁月不等人呀!”

对于阳货这个人,孔子当然有看法,所以才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。但现在阳货说的每一句话,都击到了孔子内心的痛处。

他躬身作了个揖(yī),说:“好啊,那就出来做官吧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但当时鲁国的情形并不允许孔子出来从政。他不可能违背自己的道德理念和处世原则,去和阳虎一类人同流合污的。孔子既执着于自己的政治理想,更重视自己光辉的人格自持。他渴望实现理想,但决不会随波逐流。他说过:“发大财,做大官,是人人所盼望的。用不正当的方法得到它,君子不为。贫困和下贱,是人人所厌恶的,用不正当方式脱离它,君子不为。就算是一顿饭的功夫,君子也不会离开仁德,无论是在仓促匆忙的时候,还是颠沛流离的时候,他都会和仁德同在。”

所以,从齐国回来之后的十多年间,大约也就是在40岁到50岁之间的这段时间,是孔子一生中比较痛苦的日子。一方面,陪臣执国命,正常的政治伦理秩序被打乱了,尽管像阳虎之类的当权者希望孔子出来做官,但他怎能让自己融入这个污浊不堪的社会呢?另一方面,孔子又是一位社会责任意识、担当意识都很强的知识分子,面对各种社会乱象,他一直希望能够通过努力有所改变,只是他“不在其位”,当然也就无法“谋其政”。因此,作为一位抱有伟大政治理想的思想家,孔子身上往往就呈现出十分矛盾的状态:一方面,他总是保持一种不合作、不出仕的态度,坚决不与世俗同流合污;另一方面,他又对自己“不在其位”的政治处境深感无奈,甚至愤恨。

这一时期,除了办学授徒和整理《诗》《书》,孔子参与的政治活动不多。

鲁定公三年(前507年),邾(zhū,春秋国名,在今山东省邹城市)庄公卒,邾隐公即位,不明白怎么行冠礼,派人专程来曲阜向孔子请教。

定公五年,季氏挖井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土缶(fǒu),中有一物很像羊。大家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,季桓子便派人向孔子请教,孔子明确告诉说那是坟羊,是土里面生出的怪物。

远在南方的吴国发现了一块大骨头,谁也不认识,便派使臣千里迢(tiáo)迢跑来曲阜,问孔子:“骨何者最大?”孔子说:“当年大禹治水的时候,在会稽(kuàijī)山召集群神,防风氏迟到,禹杀而戮(lù)之,他的骨节可以装满一辆车子,应该是最大的吧。”

  鲁ICP备202003617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