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咨询热线 —0537-3571858
研学首页 儒学资讯 儒学先贤 儒学圣境 儒学机构 当代儒者 儒学在线 儒家研学 关于我们
咨询热线
0537-3571858
地址:山东省曲阜市大成路66号孔子文化园
邮箱:zgkzyxw@163.com

论语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儒学在线 > 论语故事

《论语》故事 —— 21、君命召,不俟驾行矣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 00:50:39 点击量:

入公门,鞠躬如也,如不容。①立不中门,行不履阈②。过位,色勃如也,足躩③如也,其言似不足者。摄齐④升堂,鞠躬如也,屏气⑤似不息者。出降一等,逞颜色,怡怡如也;没阶,趋进,翼如也;复其位,踧踖⑥如也。

执圭,鞠躬如也;如不胜。⑦上如揖,下如授,勃如战色,足蹜蹜如有循。享礼⑧,有容色;私觌⑨,愉愉如也。

君命召,不俟⑩驾行矣。

——《论语·乡党》

注释:

①“入公门”句:鞠(jū)躬,此指谨慎恭敬,不是“弯腰屈身”的意思。如,……的样子。

②履(lǚ)阈(yù):履,踩,践踏。阈,门坎儿。

③躩(jué):快步走。

④摄齐:提起衣服的下摆。齐,音zī,长衣服缝了边的下摆。

⑤屏气:屏,音bǐng,抑制呼吸。

⑥踧踖(cùjí):恭敬小心的样子。

⑦“执圭”句:圭(guī),一种玉器,上圆,或作剑头型,下方。举行典礼时,君臣手持圭行礼。胜,旧音shēng,承受。

⑧享礼:享献礼。古代使臣出使到别的国家,把所带来的各种礼物罗列在朝堂之上,献给国君。

⑨觌(dí):相见。

⑩俟(sì):等待。


作者:单天罡

大司寇是主管国家司法、刑狱、社会治安的最高长官。孔子作了大司寇,曾说:“听讼(sòng),吾犹人也。必也使无讼乎!”(《论语·颜渊》)意思是:对案子的处理,大家都差不多。差别在于,我的目标是消除纷争,人们都不打官司。

据《荀子》记载,有位父亲因为儿子不孝,告到孔子那里。孔子便把儿子关押起来,但不审问拷打。过了一段时间,父亲心疼儿子在监狱里面受苦,要求撤诉。儿子在监狱里面反思,也认识到自己的过错,孔子也就不再追究,直接放他回家了。

对此,季桓子很不理解,说:“孔子曾经告诉我说,治理国家要注重孝道。这个不孝之人,为什么不杀了他?”

孔子说:“孝敬父母,推行孝道,要成为一种社会风气。风气没有形成,责任在官府。官府不引导大家行孝,光靠杀人怎么行啊?百姓是需要教化的,不教而诛(zhū),就是祸害老百姓。”

孔子在大司寇任内最辉煌的的政绩,是以相礼大夫的身份,参加了齐、鲁两国国君在夹谷的会盟。

当时,齐、晋、鲁三国的关系十分微妙。晋、鲁都是姬姓封国,关系较近,一直是盟国关系,但鲁国势弱,处于屈从地位,晋国曾多次羞辱鲁国。鲁国与齐国长期保持姻亲关系,且地理上相近,合合分分,多有磨擦,领土被齐国掠占了许多。为了与晋国争雄,齐国一直想拉拢鲁国,而鲁国也希望能够和近邻修好。在这种形势下,就有了鲁定公十年(前500年)的齐、鲁夹谷会盟。

孔子因为有在齐国生活的经历,比较熟悉齐国的情况,且与齐景公毕竟有过一段不错的交往,现在又担任鲁国的大司寇,兼以熟知礼仪,便被任命为这次会盟的傧(bīn)相。临行前,孔子对鲁定公说:

“举行文事,一定要有武备;举行武事,也一定要有文备。诸侯国君离开疆土,一定要选择专门的文武官员随从。这次请您带上负责军事的左右司马,以为护卫。”

孔子的估计一点儿不错,齐国的确心怀鬼胎,有劫持鲁君、要挟鲁国的打算。

等到两君会盟,齐人便唆(suō)使一帮乌合之众闹事,试图趁乱劫持定公。

孔子疾步登上盟坛,大声说:

“两国国君会面,却安排些乱七八糟的人来捣乱,这不是齐君率命诸侯的办法。诸侯盟会,岂可以武力相逼?从道义方面讲是不义,从做人方面讲是失礼,齐君难道会这样做吗?”

一番话,让齐景公脸上有些挂不住,只好下令让乱军退下。

待到要签订盟约了,齐国又无理地提出应该加上以下条款:齐国军队出境作战时,鲁国要以三百乘相从。这其实是让鲁国成为齐国的附庸(yōng)。

孔子坚决要求删除这一条款,并提出要齐国归还已被侵占的汶阳之地。

结果,齐国只好作罢。

会后,齐国又安排优伶(líng)在鲁君面前舞蹈歌唱,以羞辱鲁国。

孔子厉声斥责,说:“笑君者当死!”命令司马上前行法,齐优首身异处。

最后,齐国提议设宴招待鲁定公。孔子认为不必多此一举,而且也不宜在野外举行,此议亦罢。

由于孔子的沉着周旋和据理力争,在夹谷之会上,本来处于弱势的鲁国,反而占尽了上风。

这次会盟,是鲁国外交史上一件振奋人心的大事,也使孔子在诸侯间赢(yíng)得了很高的声誉。尤其是在鲁国,孔子的威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季桓子对孔子在夹谷会盟中的表现十分满意,回来后就让他代行执政之职——“摄相事”,出入廊庙,参与各种重大政治活动和祭祀庆典,代表鲁国应对、接待各国宾客,或出使他国,聘问诸侯,《论语·乡党篇》记述了这一时期孔子的一些表现:

只要走进朝堂,就保持谨慎恭敬的样子,好像没有容身之地。

站,不站在门中间;走,不踩踏门槛。

经过国君的座位,即便是国君不在那里,也面色庄重,脚步加快,说话好像中气不足。

提起衣服的下摆从朝堂上经过,屏住呼吸,直到走出朝堂,下了一级台阶,才面色放松,怡然自得。

从台阶完全下来之后,就快走几步,像鸟儿舒展翅膀。回到自己的位置,又恢复恭敬而内心不安的样子。

受命出使外国的时候,举行典礼,双手执圭,恭敬站立,好像举不起来的样子。

向上举圭,像是作揖;放下,像是要交给别人。

面色庄重,像在战抖;脚步急促,像是沿着一条线移动。

献上礼物的时候,满脸和气。

等到以私人的身份与外国君臣会面时,则显得轻松愉快。

国君召唤,不等待套好车马,就徒步赶过去。

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孔子守礼、敬业、做事认真的可爱形象,这也说明孔子十分重视自己的角色,他确实希望能在自己的岗位上依礼做人,依礼行事,从而带动鲁国政治风气的转变。


【链接】

少正卯

据说,孔子担任大司寇,上任七天,就诛杀了鲁国的名人少正卯。

关于少正卯,能够了解的信息不多,《荀子》和《说苑》记述了孔子对他的评价,认为他“心达而险,行辟而坚,言伪而辩,记丑而博,顺非而泽”,而且“聚徒成群”“饰邪荣众”,是“小人之桀(jié)雄”,大概是一个与孔子在政治道德观念方面背道而驰的人,因此被杀。不过,这一理由相当勉强。后世学者多以孔子诛少正卯为诬(wū)妄,也许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儿。


  鲁ICP备202003617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