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咨询热线 —0537-3571858
研学首页 儒学资讯 儒学先贤 儒学圣境 儒学机构 当代儒者 儒学在线 儒家研学 关于我们
咨询热线
0537-3571858
地址:山东省曲阜市大成路66号孔子文化园
邮箱:zgkzyxw@163.com

孔子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儒学先贤 > 孔子

孔子

发布时间:2018-05-30 16:10:11 点击量:

孔子(图1)



孔子名丘,字仲尼,鲁国陬邑(今山东省曲阜市)人,生于鲁襄公二十二年(公元前551年),卒于鲁哀公十六年( 公元前479年),享年73 岁。孔子远祖为殷人,微子启后裔,子姓。六世祖孔父嘉时,“五世亲尽, 别为公族”,后代始以孔为姓。五世祖木金父时,孔氏失卿位,贬居士列。 三世祖防叔畏宋国华氏之逼逃亡至鲁,孔氏始为鲁人。

孔子之父叔梁纥是位“有力如虎”的武士。孔子3岁即丧父,与其母颜徽在相依为命。其母系纥之妾,内无名分可依,外无势力可援,生活极为艰难,故孔子曾自述曰:“吾少也贱, 故多能鄙事。”家道虽艰,但在浓厚的周礼熏陶下,孔子6岁就“为儿嬉戏,常陈俎豆,设礼容”; 15 岁即“志于学”,立志从古代文化中寻求治国做人的道理。他学无常师,好学不倦,曾自述曰:“三人行,必有吾师焉”,“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,不如丘之好学也”。《论语·八佾》也记:“子人太庙,每事问。”由于他勤学善问,学问与日俱增,被时人赞为“博学”。

孔子(图2)

(孔子学琴师襄图)

孔子17岁时,其母亡故。时季孙氏宴请鲁国之士,孔子也兴冲冲跑去。不料“阳虎绌日:‘ 季氏享士,非敢享子也’”,把孔子挡在门外。这对想进人贵族社会的孔子不啻当头一棒,但同时也激起了他进一步苦学的决心。20多岁时,孔子曾做过一些小官,如管理账目的“委吏”、管理牲畜的“乘 田”等。官职虽低,但他并不轻慢,结果管理的账目清楚、牛羊肥壮,从中学到了不少实际本领。孔子30岁开始授徒讲学,终生不辍,首尾凡40余年。他本着“有教无类”的原则,凡是“自行束修以上”的,都收列门下。较早踵门受业的有颜路、曾点、冉耕、闵损等人,连贵族子弟孟懿子和南宫敬叔也来求学。孔子设立了当时规模最大、影响最广的私学,打破了“学在官府”的传统,促进了文化学术的下移。

昭公二十五年(公元前517年),鲁国发生内乱。孔子离鲁适齐,“为高昭子家臣,欲以通乎景公”,时年35岁。齐景公曾两次问政于孔子。孔子针对具体情况分别对以“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”和“政在节财”,深得景公赞赏。景公欲重用孔子,并以尼谿之田相封。不料受到大夫们的强烈反对。景公无奈,只好以“吾老矣,弗能用也”来搪塞孔子。孔子次年由齐返鲁。 时鲁国大权操于季氏之手,数年后季氏又受制于家臣阳货。孔子对这种君臣易位、周道失序的状况极为不满。此间有人曾诱使孔子人仕,孔子巧妙相拒,并慨言:“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此一时期,他把主要精力投人教学,“退而修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乐》,弟子弥众,至自远方,莫不受业焉”

孔子(图3)

(宴婴阻封图)

定公九年(公元前501年),阳货败迹被逐。孔子仕于鲁,是年51岁。任中都宰时,“行之一年,四方皆则之”;任司空时,‘别五土之性,而物各得其所生之宜,咸得厥所”;任司寇时,“ 男女行者别于途,途不拾遗; 四方之客至乎邑者,不求有司,皆予之以归”。夹谷会盟的胜利、“堕三都”计划的实施,更显示出孔子非凡的外交与内政才干。“齐人闻而惧,日:‘孔子为政,必霸;霸则吾地近焉,我之为先并矣’”,于是馈女乐、文马与鲁定公和季桓子,致使鲁国政事废弛,“ 三日不听政”。孔子自感抱负难施, 无奈之下,只好辞官离鲁,率弟子周游列国,时年55岁。

孔子(图4)

(女乐文马图)

此后孔子与弟子们辗转奔走于各国,前后凡十四年。尽管累受挫折,但孔子其志不改,不仅“与弟子习礼大树下”,而且绝粮于陈时,“从者病,莫能兴,孔子讲诵弦歌不衰”,而且还与子路、颜回等砥砺志节,研讨学问。可以说,孔子走到哪里,私学就办到了哪里。孔子68岁由卫返鲁,虽被尊“国 老”,却终不为用。晚年,他把主要精力用于文化教育中,以“述而不作” 的精神整理了三代以来的大量古籍文献,为古代文化的继承与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;还以“诲人不倦”的态度培养了大批弟子,《 史记》载其“弟子盖三千焉,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”。

孔子(图5)

(陈蔡绝粮图)

公元前479年,一代伟人孔子“寝疾,七日而殁”,时在夏历四月已丑。孔子卒后,被葬于鲁城北泗水之滨。鲁哀公亲祭诔文,呼之为“尼父”;弟子们以父母之丧礼之,皆服孝三年,“三年心丧毕,相诀而去,则哭,各复尽哀;或复留。唯子贡庐于冢上,凡六年,然后去。弟子及鲁人往从冢而家者百有余室,因命孔里”

孔子(图6)

(孔门弟子服丧图)

孔子的一生,可以说是坎坷曲折的一生。他幼年丧父,青年丧母,过早地尝到了生活的艰辛;他虽有“苟有用我者,期月而已可也,三年有成”之志, 胸怀匡扶社稷之雄才大略,却屡屡受挫、四处奔波,不是难容于权贵,就是见诽于佞人,终日凄凄惶惶,甚至连生活都难以为继;晚年生活虽稍有安顿,却又大难迭起: 67岁时老伴亡故,69岁时独子丧亡,70岁时爱徒颜渊病逝于鲁,72岁时挚徒子路惨死于卫...可以说,孔子一生是在穷厄、困顿与悲伤中度过的。

然而,孔子的一生又是伟大不屈的一生。 他无名分可依,无势力可援,甚至有时想列“士”也不能,但却逆境奋发,勤学不辍,终成世所公认的博学之人;他从政时日虽短,却政绩卓然,以至于使齐人闻而惧,楚人以为孔子居楚“非楚之福”;他删《诗》《书》,定《礼》《乐》,修《春秋》, 为古代文化做出了非凡的贡献;他所办的私学无论就规模还是就影响而言, 都堪称春秋之最,不仅培养了许多有才干的弟子,而且在教育理论上解决了许多前人未曾解决的问题,开辟了中国古代教育的新纪元。


  鲁ICP备202003617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