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咨询热线 —0537-3571858
研学首页 儒学资讯 儒学先贤 儒学圣境 儒学机构 当代儒者 儒学在线 儒家研学 关于我们
咨询热线
0537-3571858
地址:山东省曲阜市大成路66号孔子文化园
邮箱:zgkzyxw@163.com

孔门弟子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儒学先贤 > 孔门弟子

颜回

发布时间:2020-08-18 12:45:56 点击量:

颜回(图1)


颜回,亦称颜渊,姓颜,名回,字子渊,春秋末年鲁国人。生于公元前521年,死于公元前481年,小孔子三十岁,享年四十一岁。颜回是孔子最器重、最得意的弟子,被列在“德行”一科,位列孔门弟子“十哲”之首,被后世尊称为“复圣”。

颜回出生在鲁国都城曲阜,家境贫寒,一生没有任官。孔子曾称赞说:“贤哉,回也!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。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贤哉,回也!” 可见,颜回的家庭状况确是比较贫寒的。不过,《孔子家语·七十二弟子解》有云,颜回与其父颜路(即颜由,字路,亦字季路)皆为孔子弟子,颜路在孔子刚开始设教时即入学。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也载,颜路与颜回“尝各异时事孔子”。从父子二人都能拜孔子为师的情况看,颜回的家庭状况最初还不至于一贫如洗,应该是有点资财的;只是由于二人一直追随孔子,都未曾出仕,家道才日益衰落,以至于颜路给儿子办丧事时,不得不去打孔子之车的主意。

在孔子弟子中,颜回以其聪明努力、勤奋好学而著称。《论语·为政》载:“子曰:‘吾与回言终日,不违,如愚。退而省其私,亦足以发,回也,不愚。’” 意思是说,孔子曾一整天地给颜回讲学,颜回只是仔细聆听,不谈任何反对意见,很像个愚蠢木讷的人;但是私底下发现,颜回不仅掌握了所讲的内容,而且还有自己的见解,所以并非愚蠢之人。《论语·公冶长》则记述说:“子谓子贡曰:‘女(汝)与回也孰愈?’对曰:‘赐也何敢望回?回也,闻一以知十;赐也,闻一以知二。’子曰:‘弗如也!吾与女弗如也!’”其意是说,有一次,孔子问子贡,你与颜回谁更聪明?子贡是位能言善辩、反应机敏的外交家,却坦承自己不敢和颜回比,自己闻一仅知其二,人家却能闻一知十。孔子也认为,子贡确实比不过颜回,连自己也比不过他。由此可见,颜回的聪明是师生公认的。

颜回不仅才智出众,而且特别勤奋,终生好学不已,这在《论语》中也有很多记载。如《雍也》篇载:“哀公问:‘弟子孰为好学?’孔子对曰:‘有颜回者好学,不迁怒,不贰过,不幸短命死矣!今也则亡,未闻好学者也。’”《先进》篇也载:“季康子问:‘弟子孰为好学?’孔子对曰:‘有颜回者好学,不幸短命死矣!今也则亡。’”两篇意思大同小异,都表明在孔子看来,除颜回之外,其他弟子没有谁能够荣膺“好学”的称号。《论语·子罕》 则记载说:“子曰:‘语之而不惰者,其回也欤!’”意思是说,在孔子看来,只有颜回是整日听讲而不倦怠的学生。同篇还记载:“子谓颜渊,曰:‘惜乎! 吾见其进也,未见其止也。’”这是颜回去世后孔子谈及他时发出的惋惜之语,意思是,我看到的都是颜回学业的精进,却从未看到他止步不前。《孔子家语·弟子行》中也记载,卫国将军文子曾认真地请教子贡,询问孔门弟子的言行状况。子贡回答说:“夫能夙兴夜寐,讽诗崇礼,行不贰过,称言不苟,是颜回之行也。”意思是,就学习最勤奋者而言非颜回莫属,他不仅从早到晚地用功,而且将诗礼落实到了行动上。可见,颜回的勤奋与好学确是众人难以企及的。

颜回(图1)

(插图:厄于陈蔡)

此外,在德行操守、时事眼界等方面,颜回与孔门众弟子也有不同。如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记载,在“厄于陈蔡”的艰困时刻,孔子曾向子路、子贡、 颜回问过同样的问题,开展过一番“逆境思想大讨论”的活动。孔子的问题是:“(诗经》说: 匪兕匪虎,率彼旷野。’我们不是恶兽,却被困在这旷野上。是我们的主张错了吗?我们怎么落到这步田地?”子路回答说:“是不是我们还不够‘仁’,所以别人不相信我们?是不是我们还不够‘智’,所以别人处处为难我们?”孔子听罢,反问道:“果真是这样吗? 假如仁者都能取信于人,那还会有伯夷、叔齐这种饿死的君子吗?要是智者都能行得通,还会有王子比干那样的惨剧吗?”相比之下,子贡和颜回的回答虽然都是“夫子之道至大,故天下莫能容”,但子贡接下来的回答却没让孔子十分满意, 因为子贡所说的原因是“夫子盖少贬焉”,提供的是种“削足适履”、以求为用的答案。颜回的后续回答与子贡不同。他认为,“天下莫能容”并不可怕,因为“不容然后见君子”。君子的耻辱不是不能见容于世,而是不去追求真理;只要认定自己的主张正确,就要坚持不懈、坚守到底,绝不应该屈己以媚世。颜回的回答让孔子很满意,他笑着说:“颜回啊,要是你发了财,我就给你当管家!”对颜回的这种“笃信好学,守死善道”的精神深表赞同。

在志向抱负和社会理想方面,颜回比之众弟子更是不同。如他曾坦言:“舜是什么样的人?我是什么样的人?有作为的人都会像他那样!”很有与舜一比高下的抱负。当孔子问颜回将来有何志向时,颜回的答复是:不夸耀自己的优点,不表白自己的功劳。这种不夸夸其谈的品质和志向,与别人很是不同,很有“敏于事而慎于言”的修为。而能够充分表明颜回志向的,莫过于“农山论志”的典型事例了。有一次,孔子在子路、子贡、颜回的陪同下,向北游至农山(景山)。登上山顶,孔子感叹地说:“在这里静心思考问题,什么想法都会出现的。你们每个人都谈谈自己的志向吧,我最后再做点评。”据《孔子家语·致思》篇记载,抢先发言的是子路。他走上前说:“我希望有这样一个 机会:白色的军旗像月亮,红色的战旗像太阳,钟鼓的声音响彻云霄,繁多的旌旗在地面舞动。我带领一队人马进攻敌人,必会夺取敌人千里之地,拔去敌人的旗帜,割下敌人的耳朵。这样的事只有我能做到,就让子贡和颜渊跟着我吧!”孔子赞叹道:“多么勇敢啊!堪称勇士。”子贡也走上前说道:“我愿出使到齐楚交战的广阔原野上,两军的营垒遥遥相望,扬起的尘埃连成一片,士兵们挥刀交战。在此情形下,我穿戴着白衣白帽,在两国之间穿梭游说,论述交战的利弊,解除国家的灾难。这样的事只有我能做得到,就让子路和颜回跟着我吧!”孔子又赞叹说:“多有辩才啊! 可做辩士。”

唯有颜回后退了几步,未曾说话。孔子见状,对颜回说:“颜回, 为什么他们谈了志向,而你却不谈呢?”颜回回答说:“文武两方面的事,子路和子贡都已经说了不少,我还说什么呢?”孔子说:“ 每个人都是有其志向的,你就说说吧。”颜回回答说:“我听说,薰草和莸草不能藏在同一个容器中。 尧和桀也不可能共治一个国家,因为他们不是同一类人。我希望能够辅助明王圣主,向人民耐心地宣传父义、母慈、兄友、弟恭、子孝这五种德行,用礼乐来教导人民,使百姓不越过沟池而战,剑戟之类的武器改铸为农具,平原湿地放牧牛马,每个家庭都没有思念亲人之苦,国家千年而无战争之患。这样,子路就没有机会施展他的勇敢,子贡也没有机会运用他的口才了。”孔子听了,表情郑重地说:“这种德行真美好!不耗费财物,不危害百姓, 不费太多的言辞,只有颜回才有这个想法啊!”

在这里,颜回借机表达了自己的政治追求和人生志向。在他看来,子路奋勇杀敌、所向披靡,虽然勇气可嘉,但算不上远大的志向;子贡辩才滔滔、纵横捭阖,虽然可不战而屈人之兵,也算不得什么宏伟的抱负。只有以德治国,用礼乐教化人民,使家无离散之苦、国无战火之患,才能算是具有高远眼光的政治追求和人生志向。这与孔子的政治追求是高度吻合的。因为在孔子看来,列国之所以纷争不断,固然是现实利益之争使然,也与纲纪沦丧、礼制不兴、 伦理失序有着绝大的关系。故此他认为,只有大力宣扬仁义礼乐,才能使人民行为各有规范,老幼各得其所,才能求得国家的长治久安。正因如此,孔子对子路不问战争性质而热衷拼杀的做法并不认同,对子贡沉湎于纵横游说的外交之举亦不十分欣赏,对于颜回的志向则给予了很高的期许。

  鲁ICP备202003617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