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咨询热线 —0537-3571858
研学首页 儒学资讯 儒学先贤 儒学圣境 儒学机构 当代儒者 儒学在线 儒家研学 关于我们
咨询热线
0537-3571858
地址:山东省曲阜市大成路66号孔子文化园
邮箱:zgkzyxw@163.com

荀子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儒学先贤 > 荀子

荀子

发布时间:2020-08-19 12:52:36 点击量:

荀子(图1)



荀子是先秦儒家最后一位大师级人物,是儒家八派之一,也是先秦思想和学术的集大成者。其教育生活、思想和实践,对于战国末期的社会政治和思想学术的发展,以及儒家教育思想的继承和传递,都发挥了重大的作用。正因如此,宋代以前,荀子在儒家学者心目中的地位是高于孟子的。可以说,如果没有荀子的贡献,就难有汉初儒学的发展,也难有此后经学研究的繁盛局面。荀子对儒家教育思想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。

荀子,名况,亦称荀卿或孙卿,战国末期赵国(今山西省南部)人,生于约周赧王二年(公元前313年),卒于约秦王政九年(公元前238年)。荀子的家世和早年经历无法详考,其师承关系亦不甚详。据说他曾学《诗》于根牟子,学《春秋》于虞卿,精研《易》,尤长于《礼》。从他多次称扬子弓,誉孔子为“大儒”,并以孔子、子弓的继承者自居,可推知他或许是子弓的后学;而子弓很可能是孔子的再传弟子,与子思或为同时代人。

一、早年游齐

荀子曾长期居于齐国。关于他何时始游学于齐,史无确论,现有二说:一主50岁始游于齐,司马迁之《史记·孟轲荀卿列传》、刘向之《孙卿书叙录》等主此说;一主15岁始游于齐,应劭之《风俗通义》、晁公武之《郡斋读书录》等均主此说。今有学者以史载荀卿“最为老师”“三为祭酒”等为据,认为荀子50岁始游学于齐,才堪膺“老师”之称、“祭酒”之职,进而否定15岁之说。我们认为,此分析虽不全无道理,但据此否定15岁之说,并不确当。因为有史料表明,齐宣王之时,荀子就曾居于齐;荀子离齐适楚,是在湣王穷兵黩武之时(约在公元前285年前后)。而据荀子生年推算,15岁时, 约为公元前299年。由此可见,仅就时间而言,荀子15岁而游学于齐,即无不通之处。另外,齐宣、湣之时,稷下学宫正值盛期;以荀子之好学,加以深受“十有五而志于学”之儒训儒染,此间游学于齐,于理亦通。

由上可见,荀子15岁始游于齐,似更近于史实。当然,这也并不否认50岁再游于齐。因为荀子年15,不过是个“有秀才”的好学青年而已;能担当“祭酒”即学宫之长之重任,自然是在学有所成的50岁了。不管上述分析是否确当,可以肯定的是,稷下学宫之于荀子关系极密。可以说,是稷下学宫的那种来去自由、学无常师的宽松环境造就了荀子,使他不仅能深通儒业,还能旁及道、法、农等各家,终能集先秦学术之大成;也正是稷下学宫的那种不治而议、自由辩难的良好学风成就了荀子,使他能声名鹊起、显学当世,成为“最为老师”、德高望重的一代学术巨擘。

二、入访秦赵

荀子40多岁以后,曾遍历四方诸国,宣传其政治主张。荀子在齐国居住有年,原先对齐国是寄予厚望的,也曾被齐王礼遇,“齐襄王时,而荀卿最为老师”。在著名政治论文《王霸》篇中,他曾讲过“调一天下,制秦、楚” 的话,显然是对齐国而发的。后来,荀子还屡屡向齐相公孙子、孟尝君田文等进言,劝其“处胜人之势,行胜人之道,...为人臣者,不恤己行之不行,苟得利而已矣,是渠冲入穴而求利也,是仁人之所羞而不为也”,还明言:“故人君者,爱民而安,好士而荣;两者无一焉,而亡。”即希望齐国行“王道”政治。可惜当时湣王执政,更加热衷于武力征伐,对他的建议不予重视。

公元前266年,荀子一反“儒者不人秦”的旧例,西行访秦。当时范睢相秦,被封为应侯。荀子谒见秦昭王,“昭王方喜战伐,而孙卿以三王之法说之。及秦相应侯,皆不能用也”。尽管如此,秦国民风之淳朴、吏治之严明、政府之高效给荀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尤其是儒家所深望的“路不拾遗”“夜不闭户”之状在秦国某种程度上得以实现,令荀子深受感触。

公元前265年,荀子由秦入赵。当时,赵孝成王刚刚即位,雄心勃勃,力图有所作为,所以荀子入赵后即受到欢迎。在赵国,荀子除继续宣传其“王道”主张外,还与临武君议兵于赵孝成王之前,阐发了其“善附民者,是乃善用兵者也”“臣之所道,仁人之兵、王者之志也”“知莫大乎弃疑,行莫大乎无过,事莫大平无悔”“乱者乐其政,不安于上,欲其至也”等主张,内容广泛,涉及用兵要领、为将原则、军队制度等等,令临武君和赵孝成王屡屡称“善”。可惜,荀子虽受赵王很高的礼遇,其“王道”政治主张却被尊而不用。

三、再度适齐

公元前264年,齐襄王卒,田建立。荀子由赵返齐。其时稷下学宫历经湣王之乱,已元气大伤;后虽经襄王竭力恢复,但盛况已大不如前。荀子此时早已是位声名显赫的大学者,返齐后即再度被尊为“祭酒”。在稷下学宫, 学者们除教学与研究之外,还定期举行集会,开展论辩与争鸣活动,此即所谓“期会”。

在为数众多的稷下先生中,孟子、荀子都属于善辩者,都积极参与了学宫的“期会”论辩活动。为了捍卫和发展儒家学说,孟、荀与其他学派展开了激烈的论辩。孟子以“息邪说”“放淫辞”为己任,曾深有感触地说:“予岂好辩哉?予不得已也。”又说:“能言距(拒)杨墨者,圣人之徒也。” 儒学在战国中期“诸子驰说”、各擅胜场的竞争中能够延续和发展,与孟子的努力有着最直接的关系。荀子更是对“辩”予以高度肯定。他说:“君子必辩,凡人莫不好言其所善,而君子为甚。”荀子的谈说之术强调的是“言必当理”,要“本末相顺,终始相应”,并以此来批驳其他诸子学说,宣扬儒家的礼义学说。他批判宋钘说:“今子宋子严然而好说,聚人徒,立师学,成文典,然而说不免于以至治为至乱也,岂不过甚矣哉!”认为宋尹(宋钘、 尹文之合称)学派的活动与主张会误人子弟、具有级大的危害性。他还对邓析、惠施等名家人物的主张提出了严厉的批判,指出:

君子行不贵苟难,说不贵苟察,唯其当之为贵……山渊平,天地比,齐秦袭,入乎耳,出乎口,钩有须,卵有毛,是说之难持者也, 而惠施、邓析能之,然而君子不责者,非礼义之中也。

通过“期会”论辩这种活动形式,荀子批驳了其他学派的“琦辞怪说”, 捍卫、继承和发展了孔子开创的儒家学派,着重阐发了孔子“重礼”的思想。 由于荀子崇高的学术地位,使儒家思想在稷下学宫居于非常显要的地位。

四、两任兰陵令

荀子此次居齐约有10年。此间,即公元前262年,楚考烈王即位,以黄歇为相,封为春申君。“齐人或谗荀卿,荀卿乃适楚,而春申君以为兰陵令。” 公元前255年,荀子依依不舍地离开稷下学宫,受邀担任兰陵(今山东省苍山县兰陵镇)令。其时兰陵已属于楚国疆域。在任仅一年,“客说春申君曰:‘汤以毫,武王为鄗,皆不过百里以有天下。今孙子(孙卿),天下贤人也。 君籍之以百里势,臣窃以为不便于君,何如?’春申君曰:‘善’。于是使人谢孙子。”这样,荀子只好离开楚国,再人赵国。

荀子在赵三年,受到更加优厚的待遇,“以为 上卿”。在楚国,“客又说春申君曰:‘昔伊尹去夏入殷,殷王而夏亡;管仲去鲁入齐,鲁弱而齐强。夫贤者之所在,其君未尝不尊,国未尝不荣也。今孙子,天下贤人也。君何辞之?’春申君又曰:‘善’。于是使人请孙子于赵。 ”荀子接到邀请, 致书婉拒,并对楚政多有谏辞。“孙卿遗春申君书,刺楚国,因为歌赋,以遗春申君。春申君恨(悔恨),复固请孙卿。孙卿乃行,复为兰陵令。”

荀子晚年,再任兰陵令,凡十四年,使兰陵大治。公元前238年,楚考烈王卒,春申君被李园所杀。“春申君死而荀卿废, 因家兰陵...于是推儒、墨、道德之行事兴坏,序列著数万言卒”,卒后葬于兰陵,终年88岁。

  鲁ICP备2020036173号